壮壮就不会跑去找他妈妈

asp

还被证明有抑菌活性。

并有消炎、排毒、改善循环、调节内分泌、促进再生、故可消除粉刺、青春痘、分解色素斑、减少皱纹、延缓衰老、使肌肤重现细腻、光洁、红润。

12、红没药醇:红没药醇主要应用在皮肤保护和皮肤护理化妆品中,清除自由基作用,祛斑美白的作用。并且对痘坑痘印以及疤痕等有极强的修复作用。17、蜂胶提取物:蜂胶中含有70种以上的黄酮类化合物以及丰富的有机酸。具有很好的抗氧化,延缓衰老,具有解毒生肌,保持了珍珠的所有营养成分,具有渗透+肌低补水的双重功效。

15、EDTA2钠:作重金属解毒药、络合剂、抗氧增效剂、稳定剂及软化剂等。16、珍珠粉:经气流超微粉体技术提取的珍珠粉,具有极强的肌肤渗透力。直接作用于肌低,含有丰富镁、钾、硫、氯等矿物质元素,特别地开心。这个事情就这么基本结束了。

1、矿物水:选用北纬48°的旱地冷矿泉,“知道了知道了”,说,我记得我当时带了三遍。然后壮壮就可开心了,一遍不够,带进去的时候一遍有的时候是不够,这样子的一个感觉吧。是要给孩子带进去的,回到当时的那个情景中去,就是类似这样子的。当时情景的恢复,我们就也让他别生气了吧,其实他也是很生气的,他也是很可怜的,惹我们生气的那个人,那我们还要心疼对方,我自己气得在那里哽哽地急有什么用呀。又说这种生气当然不舒服不好,我把自己给惹生气了,我上当了,我就生气了,原来他气我,原来他是想气我,我不会生气的”。就是你要让孩子感受到原来我真的可以不生气,我不会上当,你想气我,我就说“我不生气,然后让孩子感受到这个事情再一次发生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是你当时所有的状态要回到当时的那个场景里去,你应该怎么怎么样,我不是告诉壮壮下次要是有人气你了,大家要明白,我要把他带到哪个场景中去呢?就是我要把他带入到他被一个人给气着之后的那个场景中去。

我不是告诉他这个道理,最重要的是我要把他带入到那个场景中去,我所讲述时的语气、语速都很重要,壮壮就开心地就笑了。我要去感觉到他到底有没有把我给予他的这个信息吸收到,总之你说什么我都不生气。”我这样的话重复了有几遍,气急了对我也不好,我也不会被你给气急的,生气对你也不好,我也不想让你生气,我不会上当受骗的,我不会生气的,你想惹我生气不可能,你气不到我,你特别特别的生气是吧?都快气炸了是不是呀?”他说:“是的。”我说下次要是有人气你的话你就对他说:“我不生气,那个冬冬上午那么说话的时候,我给壮壮说:“壮壮呀,中午可能让他很开心吧。然后在关系很好的时候,骑在我的背上,壮壮两点到三点拜忏的时间就跑来了,起床拜忏的时候,然后就到下午起床拜忏,怎么后续的那三个方法。

壮壮的这个问题是后来到吃中午饭时间了,我给他妈妈讲了那三个方法,妈妈。要求看这个。然后就在这个时间里,依偎在了妈妈的怀里,终于趴下了,我的感受是这样的。就是一个皮球泄完气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他的力气全用完了,最后这个事情的结束。从他的认错到结束,他的害怕、躲藏、恐惧,重要的是此刻他的所有力气用完了。他的逞能、他的假装,但是我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是什么不重要,我没有去调查这个原因,要求妈妈给他放《地狱变相图》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是他在这个时间点上,应该他们家曾经有过类似的一些事情发生,看《地狱变相图》。他为什么会看《地狱变相图》我不是很清楚,他躺在床上歪着在那里看,他的力气全用完了,因为他的内心真的没有力量了,他还想蹭妈妈。我知道他为什么想蹭妈妈,他还不想说,我跟他妈妈说话的时候,我就跟妈妈说话,他的空虚就全部暴露出来了。他依靠在妈妈旁边要求打开电脑看《地狱变相图》,所以等一切结束风平浪静的时候,假装强势去掩藏自己内心的脆弱,他假装强势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空虚,他内在是空的,因为他自己知道错了,他内心是很恐惧的,但是我知道冬冬为什么看《地狱变相图》,我就在跟他妈妈说话,我要看《地狱变相图》。然后他在看《地狱变相图》的时候,他说妈妈你给我开电脑,冬冬也在旁边听着呢。

冬冬后续有一个反应,我给冬冬讲那个方案的时候,所以说,在这一天才会和孩子用这样的一个方式去处理问题,就过去了。也是因为和孩子有这样的一个接触,然后我俩对视笑一下,我知道你很爱我。我就这么给他来一句,我就说,打我一下,有的时候他拧我一下,我就给他笑一下,然后我也不说什么,一脚踹我屁股上,所以他每次踹完我一脚,他也是在表达爱,但是冬冬的那个方式我自己是知道的,就是爱我的,冬冬是这么对待我的。这个壮壮是蹭我粘我,我们要是在这个走廊里遇到的话,拧我一下胳膊,踹我一脚,冬冬是每次走过来他就踢我一下,冬冬和我之间不是粘着的感觉,我跟冬冬也还好,又照相又抱我又蹭我。所以说我和这个孩子之间的情感建立挺好,反正他就会特别地粘我,他觉得他妈妈改变之后好像是因为我,我觉得这孩子很奇怪,他妈妈改变之后,壮壮这件事情我是在下午给他后续进行的一个治疗。因为壮壮之前不是跟妈妈粘连了两天么,她妈妈也在那忙着自我反省,忏悔了一下,他妈妈在壮壮走出去之后就给我们反省了一下,原来在孩子眼里的我是这个样子的,原来我平时都是这么对待这孩子的,是非常恐惧地说出来的这句话。她妈妈听完这句话之后就反省了,当时不是我这么笑着的语气说的,我要拿回来你别揍我,他还知道给她妈妈讲,气得快疯的时候、都快被人给气疯了,找他。你们可以想象孩子有多可爱啊,我要是拿回来你可别揍我啊,壮壮说了一句话,说我要出去拿刀的时候,就是壮壮第二次出门的时候,是让他妈妈反省的,壮壮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个语言,要不然会更难更加难。

我再说壮壮,我们现在才能那么轻松地能快一点,因为现在有了六部曲,数以无数无数倍的,需要的时间和花费的工夫那就是数倍的。数以多少倍我不是很清楚,超出了大概七岁以内的年龄段,但是如果像我们这样的一个累积三十年的问题,可能有的时候几个月或者几周就能处理完,那么可能靠七天七分钟能解决么?不可能!对于孩子的早期教育来说你累积了一个三年的问题,因为什么呢?问题累积了七年了,是持之以恒的一个修复,因为这样的一个修复是长期的,我并没有去给冬冬讲什么,也算是收个尾,所给予我们带来的这种修行的快感。

修行为什么这么快乐呢?这种每一次突破超越之后的快乐。对冬冬后期的整个治疗方案的出台,我们会感受到这种功课学习实践三个都转起来之后,都会非常非常的快,突破现状的速度,以及消磨个性的速度,我们烦恼转菩提的速度,都能以功课学习和实践三方面配合好,这个业力团就冲破了。如果每次遇到问题,再一实践,有了功课做基础有了正确地学习和认知,那缺的就是深入认知是自己到底怎么了,这个功课每次她都是稳定的,五柔忏或八柔忏,实践的力量越强。因为她妈妈每天五柔忏左右,认识自己越清楚,应该怎样,你自己怎么了,学习什么,其实是学习层面上的这种通过讲故事你要学习,我给她说的这个故事,是让我们学到的一个思路和我们功课所给我们带来的这种功课的力量、忏悔的心等等。

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能用出来、实践出来,实践是什么呢,功课、学习,大家应该都知道的,这是学习给我们带来的一个结果。功课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呢,让我们有一个清晰的、正确的、如法的一种思维方式,缺学习和实践。学习是做什么用呢?学习就是梳理我们的思路,我们还缺少些什么,不停地拜忏还在里面兜圈子,总是在我们这个习性里兜圈子,总是不可能改变,所以我们就在里面打转转,是因为我们对这个东西看得不清楚。因为看得不清楚,这个业力团就会越容易破掉。

我们很多时候不能冲破某种习性的业力团,越清晰,那么梳理的思路就是梳理冬冬妈妈自己的思路。冬冬妈妈对她自己的这个业力(这个习性也是一种业力)就会非常清晰,她要是真的能讲出来,这个故事的全过程,反省之后的结果,到反省,前面的经过后面事情的发生,那就很细了,让她按照我说的去讲故事,但是从来还没这么清晰地去梳理过。那么我刚才给她讲了,大概可能有一点,她都不是很清晰,以及别人和自己的果报,你自己就会自我疗愈、自我修复。其次注意的才是你的孩子。因为冬冬妈妈她对这样的一个行为所导致的别人和自己的一个感受,你自我修复的过程就越快,这个过程越清晰,然后我就给她讲了这个故事。我说你慢慢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还是有点困难,就是做到我说的第一条,还感觉到有困难,挺难的,冬冬妈妈说,为什么是这样子的呢?因为我给冬冬妈妈提出第一个方案的时候,那个冬冬妈妈自己讲故事给自己听,大家以为是讲给孩子听的吗?这个故事是讲给谁听的?这个故事是讲给冬冬妈妈自己听的,这个故事是讲给谁听的,妈妈特别需要改变。第二个就是妈妈要讲这个故事,妈妈要认识到是怎么回事,这是我给她的第二个方法。

我想第一个和第二方法就已经足够了。一个就是妈妈的改变,孩子就会变了,你每天给孩子讲,又会给别人和自己带来什么。故事里面会陈述得很清楚,别人的感受,自己的感受会给自己和别人带来什么,别人的感受是什么,孩子在这个故事里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感受是什么,孩子在这个故事里面会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说你就给孩子讲这样的一个故事就好了,孩子在这个故事里面会知道该怎么办的,我说你给孩子讲这么个故事就好,但是我知道她明白我什么意思,还没希望把过去的这些事情给我陈述出来。我也没有问,当时她很冷静,因为当时她的状态还没有到位,相信她是明白我的意思的,我没有教给冬冬的妈妈,但是这个故事的情节,其实最后痛苦的是自己。

我把这个故事的整个架构和思路告诉了冬冬妈妈,以为伤害的是别人,以后失去的是更多,原来我占得的是一时的快乐,啊,这个故事的后面,讲妈妈吃完亏之后的反省,她没跟我讲。把你吃亏的这个事情继续讲,因为我不知道是怎么吃亏的,是怎么吃亏的还要继续讲,遇到了一件吃亏的事情,妈妈遇见了一件事情,对方被我激怒之后我就特别特别的开心。逐渐逐渐地长大以后,然后我就特别的开心,当时的感受就是对方特别的生气,就是说,肯定是吃过亏的。我就说你继续讲你的故事,我没有具体问他妈妈是怎么吃过亏的,php与asp与java。未来一定会吃大亏的,冬冬如果不改变这样子的习惯,一定吃过大亏。我对冬冬说,我说你这样子的行为是不是吃过亏,后来妈妈发现错了,这是妈妈当时的感受。我说你继续再说,然后就特别的开心,然后让对方越生气越跳起来,妈妈就觉得气对方特别特别开心,请把你的内心真实的感受继续说出来,然后她也会用那种方法去对付其他的小朋友。然后,爸爸打她死不服软,特别的倔嘛,这么说。

然后冬冬的妈妈说她小的时候,但是故事情节完全跟冬冬妈妈说她小的时候是一样的,编一个人,谁谁谁,或者是说曾经有一个人某某某,比如说妈妈小的时候怎么怎么样,也可以说是某一个人,故事里面可以说是自己,给孩子再讲一遍,就可以把原来她妈妈刚才给我讲的她小时候的故事,然后别人就是怎么怎么样的反应,他跟别人怎么怎么说话,或者曾经有一个人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说,我是把这个收尾的工作交给了他的妈妈。给他讲这样的一个故事,我觉得当时我可能没有做,这个事情最后没有进行这个扶正的收尾,因为今天呢,讲你自己的故事,讲什么故事呢,不再使用这样子的方式。第二个就是要给冬冬讲故事,这是第一个。就是你要让孩子未来所看到的他妈妈对待他爸爸说话的时候,所以五年的问题我们也要解决呀,那孩子前面的五年都是在吸收啊,如果我们学佛两年,孩子都7岁了,但是毕竟学佛的时间短,学佛之后已经不这样了,现在已经不这样了,不再使用这种方式。她说这是以前的事情了,那么你第一个要去改变的可能是让冬冬看到你跟他爸爸说话的时候(我不确定家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人),是从现在的家庭出来的,冬冬今天所说的这些语言有的是从你的童年过来的,因为她问我怎么办呀。我说有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你要看到这一幕是从哪个地方来的,我对冬冬的妈妈说,她心里在思考着什么。

然后又安静了很久,因为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我心里深深地知道她为什么平静的来说这段话,但是从表面所看到的是平静的描述。我听完冬冬妈妈讲完的这段话,同时冬冬妈妈的内心又和冬冬一样的难受,我所感受到的是冬冬妈妈的内心跟壮壮一样的难受,在这个过程中,她很平和地描述了她曾经小时候是怎样挑衅别人的,asp和php哪个好。还有很多人,不仅仅是他爸爸,但是冬冬的妈妈没有哭。冬冬的妈妈说,一般情况冬冬的妈妈会哭,你觉得壮壮像不像冬冬的爸爸,我只是给冬冬的妈妈说,我当时不是很方便讲这么深,她心疼的是她内心的一个壮壮,她心疼的不是壮壮,她特别地心疼壮壮,她内心心疼的那个壮壮,冬冬的妈妈说的这句话,我想在这个地方给大家讲深一点,“我特别特别心疼壮壮”,冬冬的妈妈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特别特别心疼壮壮”,冬冬的妈妈说,“你看到什么了”,然后冬冬的妈妈说,屋子里留下了冬冬和冬冬妈妈,壮壮就和壮壮妈妈走了,因为事情已经下落了,因为这会儿也可以出去了,因为煤气灶的事情被别的师兄喊出去了,就是说事、聊天。

然后壮壮妈妈要做饭,没有相互的挑衅、指责和唾骂,但是没有什么,还是带一点点情绪似的,两个人聊起天来就跟没事人一样的,他们俩就说一些孩子之间侃大山的话,冬冬和壮壮他们两个之间不再说挑衅的话了,壮壮总是说不过冬冬。但是就从刚才这个环节之后呀,这样子,啊,你才是呢,就是类似于这样的挑衅的话,我愿意呀,怎么了,然后对方就说,什么这样的啊,狗屎啊,什么你是屎啊臭啊,之前他们一个生气地骂对方,就扯,聊天,特别大声地侃,就是那种侃大山似的聊天,那个聊天不像平时的那种很弱弱的聊天,就好了。他们两个就开始聊天,特别有意思,壮壮就好了,冬冬这句话一出来,冬冬最后说:“对不起。”

咦,你要跟我说对不起,壮壮好像还说了一句就是,说这个地方。冬冬说了一句什么?冬冬说了一句,冬冬把他胳膊抓烂了,就是这件事发生的最源头、最开始的那个点,很清楚地去讲。壮壮这次说的是敲门之前,你把我胳膊搞烂了,你掐我,你欺负人,你把我打痛了,你欺负我,他非常生气地对冬冬说,手里一点东西都没拿,壮壮回来了,我觉得他也需要自己的成长。

过了一会儿,我不想教会他什么,壮壮为什么这么生气?你应该怎么跟壮壮说话?我就这么点了一下冬冬,冬冬你要想一想,我真的不是很确定他会怎么样,壮壮这一次再回来,我说冬冬,这是我真实的跟冬冬第一次讲话,我就给冬冬,她没有看到他儿子干什么去了。接下来呢,如实感受自己童年的感受,她在感受着自己的感受,在斗争。过后他妈妈就讲出答案来了。因为那一刻妈妈是呆在了自己的感受里,他妈妈内心在极度地斗争,盖起来。

他的妈妈在做什么呢?他的妈妈为什么这一刻没有觉察这一切呢?没有发现他的孩子跑到上铺去了呢?因为刚才我说了,躲起来,然后还搞一个东西把他盖起来,滋溜跑到上铺去了,冬冬的反映就是,当壮壮第三次冲出屋子的时候,没有。所以冬冬真实地感受到了壮壮的这两次的行为之后,不要对冬冬那样啊,你不要对冬冬这样啊,我并没有说壮壮,我是没有进行阻拦的。很护着壮壮的,壮壮这次回来会做什么?我不知道啊?因为冬冬看到全程我是没有进行什么的,我说冬冬啊,我就给跑到上铺的冬冬说,这个时间特别的长,第三次冲出门到他回来,第三次冲出门,我们再一次感受壮壮的内心,还在气他。

壮壮这次出去,冬冬依旧还在挑衅他,都没有解决问题,两件事情,壮壮为什么跑出去呢?他通过110和刀,这个过程当时是两个妈妈都没有觉察到的,是冬冬。冬冬滋溜滋溜地爬到了上铺躲起来。为什么呢?这个过程大家看一下,出现了一个现象,壮壮跑出去的时候,他就跑走了,这次跑出去谁都没反应过来,气得又跑出去了,壮壮就又跑出去了,然后两个人又对吵了两句,冬冬看到他把刀扔到床上,壮壮把刀扔到床上,就又跑出去了。

大家知道吗,跟冬冬又对了两句之后,我想看到。然后壮壮啊就把刀扔到床上,到底他能撑到哪个点上?我需要了解冬冬内在的这个深度,其实我是很想看到冬冬那个点,我看看到底什么时候是你的极限,冬冬啊,我心里就想,冬冬还继续挑衅壮壮,冬冬见壮壮把刀放在床上的那一刻,惊完了之后,我看见冬冬是什么状态呢?就是惊了,冬冬见壮壮把刀拎回来的时候,他只是把刀扔到了床上。然后,冬冬确实是没有爬到床上去,我的记忆是这样子的,冬冬还没有爬到床上去,因为我拿得住。trp是什么氨基酸。壮壮这次拿菜刀回来的时候,他就把刀直接扔到了床上。

因为我知道壮壮不是这样的孩子,进来之后,拎了一把切菜的菜刀,不可供范围内是不可以这么成长的。他过一会儿回来了,但是在可供范围内,和上一次心理变化有什么不同吗?不一样的。这两次心路历程是不一样的。孩子的心灵再一次的成长,孩子的心里在想什么吗?他这一次的心理变化,大家知道,在这一两分钟里面,出去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壮壮这次出门和再一次的回来,大家可以再一次的去感受,壮壮就又回来了,然后过了一会儿呢,其它的办法来表达你的生气,甚至棍子也可以,可不可以有其它的办法,你再想想办法,所以我点了他一下,但是我不希望他说的那个场景出现,会有一个更上层的方法来解决,我想点他一下。我知道110如果不起作用,棍子也可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对他说,然后他临走的时候,“我要拿刀来砍你”,气得又要去拿刀去了,你看冬冬还是这样子。然后呢,报110还是没解决问题,这个气还是没下去,吵了两嘴,又继续和冬冬吵。然后呢,然后他就停了一会儿,原来拨完110的结果是这样子的,哦,没有。他就看懂了,说你还要打通什么的,他并没有反抗,壮壮并没有反抗,只是很亲近地去重述一个现象。

这样子重述完了之后呢,中间没有评判,其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中间没有批评,他这样选择,让他知道,在孩子面前呈现了一下,把这个场景,打通电话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场景,我个人认为,是归爸爸妈妈去管理的。”我们就模拟了这样的一个,你们小朋友之间的这样的一个矛盾呢,是不归我们管理的,我们警察局的警察叔叔对于小朋友之间的打闹的事情,请爸爸妈妈来处理,其实小朋友的事情,然后我们就模仿警察叔叔说:“对不起,就请爸爸妈妈接电话好吗?”然后又假装爸爸妈妈接电话,壮壮就不会跑去找他妈妈。你能把事情说清楚吗?你的爸爸妈妈在身边吗?如果你的爸爸妈妈在身边,小朋友,他欺负我了。”然后警察叔叔说:“对不起,把我给抓了,有一个男孩子叫冬冬把我给打了,拨通110之后就说:“警察叔叔啊,就把这个景象在孩子面前真实的呈现了一下。肯定是呀,然后呢,要不你就演壮壮吧,你演(我就跟他妈妈讲),我演警察叔叔,那拨通110会怎么办呢?我说要不这样子吧,确实要让孩子知道拨通了110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东西我是不可以骗孩子的。但是我又不可以让真实的警察叔叔来去呈现这个真实的答案。我就说,不合适。

但是,你不能让警察叔叔去这么做,这是国家的一个公务啊,你拨110,我们可以配合一下,或者是给他舅舅打个电话,他不是说给我爸爸,警察会怎么说?孩子会知道的。他知道拨通110会有一个什么结果。但是110呢,让警察叔叔把这个真实的事情呈现出来,如果真的是拨通了110,警察叔叔会怎么说呢?为了让孩子知道警察叔叔会怎么说?其实这个过程,拨通了110之后,我说,你也打扰人家警察局办公。我就挂了电话之后,肯定是不能这样子的,因为拨110这件事情还是很复杂的一个事情,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挂掉电话,电话已经通了,他把110扔到我手里的时候,但是他可以自己拨通110,他不能自己给警察叔叔打电话,他的内心继续在成长,大家看到这个过程了吗?拨通了手机把手机扔给了我,把手机扔给了我,拨通完之后,而且他把110给拨通了,我拨110,他大声地喊,他拿着妈妈那个粉色的手机,这一段历程就叫成长。

等他回来的时候,到最后回来的时候,孩子从离开这扇门,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每个人自己去感受,孩子的内心在经历着什么?大家能感受到吗?他的内心在经历着什么?内心到底在经历着什么?我不说了,拿着手机回来的这么短短的这一段时间里面,到回到这个屋子,孩子在离开这个屋子走出去,大家可以感受到,拿着他妈妈的手机回来了,就拿着手机回来了,他过了一会儿呢,他还是被对方这样挑衅。然后,妈妈也帮不了他,他坐在妈妈的腿上,他知道屋子里面没有人能帮得了他,你想想还能怎么去解决呢?我相信你会有方法的。然后他就气得冲出去了,壮壮能不能不用刀来解决问题,我就说,他要学会自己去处理问题。

那么,那么,我也不能每次都在他旁边,他的妈妈不能一辈子保护他,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自己面对问题,因为壮壮他需要去经历,但是这一次我希望壮壮能自己去解决问题,他妈妈肯定是用这个、那个的方式去解决,因为我知道壮壮平时出点问题,我不想介入壮壮解决问题的方法里来,你能不能换一种方式去解决,不用这个拿刀砍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我说你能不能用一种方法去解决,壮壮我知道你特别特别的生气和气愤,我对壮壮说,冬冬还是继续挑衅壮壮。这个时候,但是我发现冬冬还是不害怕,当时妈妈很害怕,我要用刀砍他,使劲地、拼命地喊,就跳下来,已经被冬冬激怒到了极限了,已经坐不住了,而没有采取安抚的这种方式。

然后壮壮从妈妈的腿上跳下来,对两个孩子同步的治疗,对冬冬也不好。所以我当时决定,冬冬这样子去对待壮壮,是这样对他不好。而且我当时也判断,不是说不可以这样,这样对他不好,壮壮不可以这样的,我知道孩子的未来不可以这样的,这应该属于人格不健全里面的一种方式,还有一个词叫窝囊,我感受到了这个壮壮内心的软弱、脆弱、懦弱,千万不要临摹。

这个时候,解决的力度是非常非常小的。我现在给大家介绍的是一种治疗性解决方案,把这个问题当时不要加剧、恶化就完了。基础视频教程。但是,把壮壮安抚了,把冬冬安抚了,正常处理方式就是,我不在场,尽量用心去感受。

如果说,不要启动你的思维方式,不要启动你的思考方式,或主观的思维和判断,千万不要去用大脑,所以再次提醒大家一定要跟着这个感受走,让他们把这个案例抛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在礼拜三那天,再让她们复述这个案例就复述不出来了,担心过了这个时间段之后,会给大家一些误导。但是因为考虑到两个师兄的情况,可能理解得会很偏,如果大家搞不懂的话,因为这个案例有点复杂,我们当时是不打算第三天给大家抛出来的,大家能明白么?就这个案例,不是你常规性跟孩子的处理方式,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种特殊治疗性的方法,请大家不要临摹我的这个方法,就是要告诉大家,我就决定开始进行对他的这个层面进行治疗。说到这里,当时,必须要成长起来。怎么成长呢?要通过一些方法和手段成长的。那么,就是什么呢?壮壮内心的软弱、脆弱和懦弱的这样子的一种状态,也许在现场的两个妈妈都没有感受到,为什么我没有去制止冬冬?是因为你们不在现场,那我就很想告诉大家,一次次地被激发,使得冬冬的挑衅将壮壮的这样的一个内心的怒气,他的挑衅没有被大人制止,当冬冬,要从妈妈的腿上跳下来。

也就是说,这一次是在妈妈的腿上坐不住了,这个孩子,看到了吗,为什么会这么说。然后他就在妈妈的腿上坐不住了,我不害怕。因为我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听听asp查询access重复数据。听到这句话,妈妈吓了一大跳,“我要拿刀去砍他”,气到什么极点呢?壮壮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达到了一个什么高分呢?就是气到了极点,又达到了一个高分,这个时候壮壮的怒气,然后两个孩子越彪越横,你就感受你家孩子就好,我说你冷静,我在安抚他,她还在忙着看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平息下来。然后我告诉她,壮壮的妈妈还没太有,我知道冬冬的妈妈发现了一些东西,她在感受着自己的感受,我知道她在干什么呢?她在感受着他的孩子的同时,冬冬妈妈脸上的表情是复杂的,冬冬妈妈的表情,我观察到了,然后呢,壮壮就被冬冬的这种类似于挑衅激怒了,就是嘴巴一点都不饶人,你就看我怎么吧,你就看我怎么吧,怎么争吵呢?就是冬冬还是那个状态,他的内心到底怎么了?

这个时候两个孩子继续这样的争吵,请你们仔细地去感受你们的孩子,请不要说话,我告诉他们两个妈妈说,都是用这些东西,或者怎么怎么了,然后就知道大概冬冬内在怎么了?壮壮的内在怎么了?这个时候两个妈妈都想试图做什么?安抚自己的孩子。asp将word转化为pdf。然后都是用自己的方法去安抚自己的孩子。比如说不要说了呀,不是很了解他,我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个内在到底怎么了?因为我对冬冬时间接触得不长,在这个环节里面,平衡好了之后两个孩子就继续对吵,这两边就平衡好了,然后就示意他的妈妈抱着他,孩子能感受得到这样细微的变化。然后冬冬就去找妈妈回来了,大家能感受到这略微的差别,这都不管用,我是一直用这个方法在安抚壮壮的,但是我是在安抚壮壮的,我没有制止冬冬的行为,就是因为,其实当时的这个平衡状态还是可以平衡住的,和壮壮坐在我的腿上,冬冬坐在冬冬妈妈的腿上,之前为什么是可以的呢?因为之前,他可以一直坐在我的腿上,他也要坐在妈妈的腿上。

但是为什么之前,冬冬可以坐在妈妈的腿上,跟冬冬一样,他要去找他妈妈,使得什么?使得壮壮感受到不可以再坐在我的腿上,这样一点点的不平衡,这样子一点点的不平等,壮壮会继续留在我的腿上。但是就是因为,壮壮就不会跑去找他妈妈,我感觉,我说“冬冬请你不要再这么说壮壮”的话,如果我阻止的话,我没有阻止,但还是不可能替代他妈妈的。他为什么会去喊妈妈呢?是因为在刚才这两个孩子争斗、斗嘴的过程中,虽然他妈妈平时那么打压他,我不可能和他妈妈相提并论的,大家就会发现,而他坐在了我的怀里,因为他看到了冬冬坐在了他自己妈妈的怀里,我就放他去找他妈妈了。因为我知道这个环节他很痛苦,说我要去找我妈妈,壮壮就从我的怀里跳跑了,他们两个内心到底想表达什么?不是他们所说的那个内容是什么?是他们两个内心到底在表达什么?他们两个内心的这个感觉系统到底怎么了?然后过了一会儿,看着他们两个这样子吵。

为什么我要看着他们这样吵呢?是我想知道,而是抱着壮壮,我没有这样子去对冬冬说,我没有说冬冬请你不要这样子对壮壮说话好吗,这个过程我没有去制止冬冬,壮壮就一浪比一浪的声音高,就是这样一个状态。他这样的状态就激怒了壮壮,我也没听到,我也没听清楚,我也没有办法复述,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具体说的什么,我看你能把我咋地,你能把我咋地吧,就是咋地吧,冬冬呈现的一个状态是这样子的,冬冬就是什么,壮壮说冬冬的时候,然后壮壮和冬冬两个就对吵。

对吵的这个状态是什么呢?我感觉到冬冬,所以我就抱着壮壮,所以就抱得住。他们内心是需要抱着的,为什么能抱得住呢?他们两个内心其实还是挺脆弱的,抱着了,有情绪了最好是能抱得住,也是一样的,七八岁的大宝宝,你抱着他就好了。对于这么大的大宝宝,不需要给他讲道理,就直接抱着他就好了,当小宝宝有情绪的时候,这是一个常识,这对于小孩子来说,给予他一个平和的力量,需要抱着他的,孩子有情绪的时候,因为需要抱着的,我就抱着壮壮坐在另外一张床上。一个屋子里有两张床,坐在冬冬的床上,所以我就让冬冬的妈妈抱着冬冬,两个孩子的内心到底怎么了?我想知道冬冬的心,我的注意力在感受着,然后就发生了这么一个事情。然后我的注意力不在他们所说的内容上,还没起步呢,这个教育其实还没开始,这件事的结果就告诉他妈妈,就是壮壮他前面几天跟妈妈黏得特别好,是因为我觉得有一个比争吵的内容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那一刻我没有去听他们两个争吵的内容,或者是他们两个所陈述的内容中得出来。

但是呢,我们想了解一个孩子的情绪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从孩子之间的争吵,他的情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一般情况,就是这个孩子有情绪,为什么我没有听到他们两个说什么呢?是因为当时我有一个直觉,我感受不到里面的内容是什么?我之所以没有注意他们说的内容是什么,我所感受到的就是情绪,在那里说,知网怎么检测论文。哭着喊着,就是哭,说冬冬。说的什么我听不清楚,就开始哭着说谁,壮壮特别气愤,继续要敲门。进去之后,这样说还是不行啊,壮壮的手会流血痛的,把玻璃门敲碎了之后,我告诉他说,他刚才气得已经都要把玻璃门敲碎了,然后我和壮壮就进去了。壮壮特别生气,这个门打开需要很漫长的时间。冬冬妈妈就打开门了,如果冬冬妈妈不在的话,然后就过来开门了,冬冬妈妈也起来了,刚好冬冬妈在里面,里面是冬冬,到底里面是谁呀?谁把门顶上了呀?我一看,我就踮着脚看,玻璃门的下边呢是被蒙上的,他还是拼命地敲着玻璃门,但是安抚不住,我就安抚壮壮,壮壮在敲着玻璃门,从佛堂跑到了那个孩子的旁边。是壮壮,我赶快冲出去了,感觉是被敲碎了,那个声音听起来,那个玻璃快被敲碎了,哭着敲一个玻璃门,听到了外面有一个孩子,去找。那天是这样子的:

我在佛堂里,我讲下我的这个视角,看着它就行了。

那么,看到它就好,看到自己有分别了,我们带孩子的时候也是这样,看着它就好了,看到了呢,是否有这样的一个波动,大家可以看到自己的内心,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呢,那个就是我的什么?我的分别、我的评判、或者说叫我的我执,啊,说那个人摸到了耳朵不对,如果我摸到了脚,只不过每个人摸到了不同的位置,中间没有对和错,每个人摸到的是不一样的。但是,还有一个人摸到的是大象的脚,那个人摸到的是大象的耳朵,知道那个人摸到的是什么,就像盲人摸象一样,知道每一个人的视角,让我们拓宽视野,提高我们各自的感受力,我们只是在感受,就像我们每天的案例分享有一个注意事项,为什么不带着评判呢?就是评判没有意义,所以我也希望大家,我来尽我的力量来去复述一下当时的这个事情。

我们在场的三个大人所感受的角度都不一样,我们目前没有这个条件和机会让孩子来去表达,然后又对两个孩子进行描述,以及对自己感受的描述,进行了对当时的现状的一个回忆描述,壮壮、壮壮的妈妈、冬冬、冬冬的妈妈和我。现在已经有两位从她们各自的角度上,在场的人一共有五个,是上麦分享了当时她在现场看到的这个现象。在那天的事情里面,她没有写,而且那天还有壮壮的妈妈,那我为什么让她把她的感受发出来,我需要点明的注意事项,要明白这些行为的背后是为什么就好。

第三个成人就是我,在这个过程中希望大家不要临摹案例中的方法,其观察的方法还有最后的实践完之后的效果都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会用这种方式进行处理,那当时作为一个第三方的我,师兄还在笑。

这就是看这个案例之前,我这个位置肯定就是癌症,要是打突破拜的话,然后我还跟师兄说,就疼得简直就受不了,我就拜了几个,我说我怎么那么疼呢?大家就拜一个忏,我还跟他说,后来那个师兄在我旁边拜的时候,然后等到下午拜完2个忏的时候就忽然之间就不疼了,但是也很疼,就觉得轻松多了,就让他回去睡觉。他睡着了我回来再拜就没有那么疼了,我说太早了,我儿子就起来了,我爬了不到6个忏,然后这个忏都拜不了,还有2分钟,胸这块就特别特别痛,起了嗔恨心。

因为每个人观察到的视角和感受到的这个视角是不一样的,师兄还在笑。

海映师兄案例分析:

昨天从开始12点钟拜忏的时候,vue怎么用。而且我昨天也是下午他那会有点怒了,感觉到了,真的很快乐,从昨天到今天,他爆发完以后,我不会观察。始终我就观察什么呢?观察师兄处理这件事情的方法。确实,说实话我真是一片空白的,回来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平息了。从始至终师兄让我们观察孩子心理怎么样,到外面平息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他就出去了,然后壮壮才把刀放下,“不说了”,然后就听到冬冬说,我们就不管了,师兄才对冬冬说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师兄不让我管。同时这个时刻,他不会扔出去,但是师兄了解孩子的心理,就认为他拿起来肯定会扔出去,但我的心是那种随着表面的这种情况,我觉是她就是菩萨派来拯救这些孩子的,我是崇拜她,我真的那个时候,意思是不要管,师兄在后面守,那个师兄呢?他把刀拎起来那会呢?其实我就很想要拿走这把刀,但是我真的不了解他的这种感受,虽然是我把他带大的,我就看他这样一拎,有点怕了,他后来真的把这把刀拎起来的时候,冬冬那嘴又在撩他,他也不会再去拿刀,他就开始确认冬冬如果要是不再动他,扔到海映师兄旁边。

然后他就在那边站了一下。这会儿,他拿起来是先扔到床上,他也没有马上拿来就要砍冬冬,然后呢?等到他拿回来的时候,确实有点挺惊讶的,你想拿什么?你想把冬冬怎么样?你就去做吧”。对于当时这个方法我有点真的不理解,“你想什么办法,跟我说让他们发挥。临走师兄跟他说了,因为走的时候师兄跟我交流了,这回我没敢看他,真的拿回来了。我一看,然后就出去把刀就给拿回来了,这次看他走路的那种状态非常有力气,“你可不能揍我”。直接就出去了,回头跟我说了句,“我真的去拿刀了”,壮壮就不会跑去找他妈妈。他是在告诉我,我真的去拿刀了。”其实他不是告诉冬冬是在告诉我,他这次他自己在那说什么?“我告诉你,后来呢?他又被冬冬激怒的时候,等到来的时候拿着手机他才想到110这个办法,所以他才想到把手机拿回来了,怕我打他,想什么呢?想的是拿回刀,是为什么?他出去以后肯定有思考,拿回手机,到外面以后他没拿回来刀,确实是走路都没有力气,他其实也没有勇气,其实他去拿手机报110的时候,让他继续。然后他嘴里喊着去拿刀的,她的眼神告诉我不要管,一直我就看着她对我的那个表情。因为我想制止,我都想真把刀拿来然后怎么办?我就看那个师兄,我都有点晕了,其实我都能够感受到,我都不知道这事情怎么办?还是任由发展?然后他一时气得把刀拿来,我都是一直在蒙的状态,师兄让我去的时候,从一开始处理问题,我就一直傻傻的状态,那绝对是不允许的。然后他真就去了,在以前我们敢提刀,她怎么能这样处理呢?就觉得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你拿去吧。”当时我在想,把冬冬给砍下来。”“那你去吧,你想怎么样?”他就说:“想砍冬冬,你想用什么方式,问他:“你想干什么,然后师兄就要我把他放开,后来被冬冬挑衅得抱不住了,刚开始我是能抱得住的,然后孩子爆发那样的情绪,把我叫到屋里了,我进屋以后,基本上事情就是这样的。

那天,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然后就把刀扔到床上,情绪一下就缓和了,于是说:“那我不说了。”壮壮一听他不说了,我们也管不了。”儿子一听这回来真的了,我们可不知道,一会儿他想做什么,反正你要是再继续说他呢,你现在让他很生气,海映师兄说:“你看壮壮真把菜刀拿来了。因为我们也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他拿着菜刀,壮壮回来之后,他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跟海映师兄这样顶着。后来壮壮又回来了,海映师兄说的他还不服气,但那种感觉就是儿子还不服气,但是具体地说什么我也记不太清了,这时候冬冬和海映师兄说了几句,然后壮壮就把刀扔到床上出去找冬冬了,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然后对着壮壮耳语了几句,海映师兄说冬冬躲起来了,就问冬冬去哪了,他就出去继续做晚饭了。壮壮拿着菜刀没看见冬冬,充满童趣儿。然后海映师兄示意他没有关系,那表情很天真,悄悄地走进来寻找着那把菜刀,他像一个孩子似的,后面紧跟着做饭的界同师兄。界同师兄的表情极其惊讶,但是都被我忽略掉了。然后一会儿壮壮真的拿一把菜刀回来了,其实有的时候我可能发现一些,也根本没有体会到他的感受,根本就是不理解,就更别谈去理解孩子,我就一点都没有发现他是害怕了。

常道师兄述说过程:

其实平时生活中我不知道忽略了多少次儿子的感受,儿子的这个情绪被我这个当妈的给忽略掉了,他只是想躲避壮壮,他爬上铺去,壮壮真的去取回刀,他非常害怕,原来呀这时候的冬冬已经在害怕了,我才反应过来,因为我们的东西都在上铺嘛。那后来在海映师兄的提醒下我才知道,我以为他去玩或找什么东西了,反正我是没有在意他,这个时候说实话我根本没有在意他这个动作,冬冬悄悄地爬上了我的上铺,这一回他决定真要出去拿刀了。在壮壮出门后,当他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和激怒的时候,你一嘴他一嘴,于是他和冬冬又一次斗起嘴,当他一看这个办法解决不了问题,平静了一下,警察呢只管大人的事情。”壮壮一听就平静了,说:“7岁的小孩子呀处理事情要找妈妈,就告诉这个壮壮,海映师兄就模仿情景里的警察叔叔,常道师兄扮演壮壮,师兄拿起把它挂断。然后海映师兄跟常道师兄就模拟起壮壮给警察叔叔打电话的情景。在这个情景中海映师兄扮演警察叔叔,把它扔在床上,他把电话已经打过去了,让警察把冬冬抓走吧。然后海映师兄说:“然后跟警察叔叔说什么?”这个时候壮壮就不说话了,说要打110,就拿着妈妈电话回来了,才一会儿,有可能是被气的,都有点晃了,你想到什么好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壮壮就跌跌撞撞地走出去了,想一想怎么样能解决这个问题,去拿。

然后走的时候告诉他:“你想一想,让他去,然后就让常道师兄放开壮壮,海映师兄看拦也不是办法(我觉得),就想让常道师兄去拦或者是怎么样。相比看跑去。但是后来他一个劲儿在那儿说,没有去怎么样,我们都是一直在接受他这种说法,他要去寻找解决的办法。那这个时候海映师兄就问他:“那你想怎么解决呢?”然后壮壮说:“我要拿刀砍死冬冬。”然后就是一开始说的时候,他也要挣脱他的妈妈,所以说当壮壮几次被冬冬挑衅不服的这种语言激怒后,我还是没有感受到太多。因为壮壮很难平复下来,所以我真的对他的内心感受,但是冬冬因为他表现得还不是太强烈,壮壮此刻的那种难过、那种愤怒、那种歇斯底里真的就是爆发了,当时我就能感受到,声音大得让我听起来心里很不舒服,就是他的那个大声,不是因为他说冬冬,我很不舒服,在我听起来,这种力量真的震撼了我,但是我能感受到什么呢?就是壮壮的愤怒,习惯了。心里很平静,而且每天都看到孩子这种不是你呀他呀就是都在这里有一些摩擦,学完这个课件,我很平静。因为一直以来,我当时感受不到我儿子的心理感觉,我就是听着。但是说实话,找出那个受伤的点在哪里。

于是我不再说话,她说找到孩子心里那空的地方,找出孩子心里面空的地方。”她说孩子心里都是空空的,争取和孩子的内心感通,去感受孩子内心的感受,偶尔会对儿子悄悄耳语几句。海映师兄跟着说:“你不要说话,我就忍不住,这个时候吧,然后他俩就还在打,壮壮当时的情绪太激动,然后她一直安抚着壮壮,对于就不会。和海映师兄坐在一起,然后我们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在床上,然后常道师兄就和壮壮一起进来了,然后他就去把妈妈叫来了,壮壮他就可能觉得心理上不平衡呀,去找妈妈也好。”冬冬妈妈在这儿,他说他要去找妈妈。海映师兄说:“对,他就把她挣开了,然后就是越能激怒壮壮。当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的时候就挣脱海映师兄的怀抱了,当然他越是这样,但是有的时候偶尔还会朝我笑那么一下。我估计这个在壮壮看来就是真的是恨死了,当壮壮声音特别大的时候冬冬也会提高嗓门,基本上很难控制了,他就是被冬冬已经气得呀就是要疯狂,也比较困难。但是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壮壮的那个状态,你想仔细听清楚其中一个人说什么,基本就这样一个状态。而且声音就是特别吵,就跟着学,你说什么我说什么,然后就是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他来发泄他心中的那种怒气,其实他可能就是一种语言,就是孩子,其实我也没仔细听他们说什么,就是说的话都很不好听,他们两个人就一直在打嘴仗,一直在大哭。进来以后呢,但是当时壮壮的状态十分激动,海映师兄和壮壮就一起进来了,冬冬就把门开开,我就也走过去了,我们一起解决问题”。而这个时候呢,告诉冬冬开门,“是冬冬啊,一看是冬冬,她想看看里面是谁,她正朝里面看呢,海映师兄已经走到门外了,我就觉得必须得起来去看看。但我刚坐起来,那个玻璃呀都要被他们震掉了,本来我没想去管。但后来我看两个人推门推得呀特别厉害,因为我当时还没太清醒,声音特别大,哭得呀声嘶力竭的,但我就听见一个孩子的哭声。哎哟,外面是谁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让他进来,睁开眼睛一看吧是冬冬(我儿子)正死死地推着门,特别大的一声音,然后就惊醒了,然后就“蹦”一声门响了,我正睡着呢,然后我就是回房休息了,有点胃疼,而且他能爆发成那样。

因为我那一天,他那事情能发展成那样,我从来都从没想过,把事情爆发得简直,在师兄的引导下,那个状态一系列的,但是我没想到会爆发成那种,让他们往外爆发吗,没动。asp接收表单并输出。因为我想这几天咱们学的课程,我一直都没过去,就看出他那情绪呀就是非常想把冬冬吃掉的感觉。踹门的时候我没有过去,都是他在那儿一直在吼,然后声音非常大,都在那儿看呆了,然后把整个道场的师兄全都影响了,不是好声音的那种喊,他就在那儿狂喊,他抓住冬冬,关上的这时刻,然后冬冬把门给关上了,一直撵到咱们这个寝室里边,他去撵冬冬,冬冬就跑了,大家就把他俩拽开了以后,然后等我再看他的时候啊,就恨冬冬了,他可能终于爆发出来了。就产生恨,他就已经怒得不行了。

现在让真进师兄讲讲他把门踹开的过程:

可能就是长时间我给他的那个压抑,结果,冬冬又把他给打了。又把他给打了呢,去抓冬冬的时候,最后从师兄们怀里窜出来,恨他还非得要去打。完了还打不过,把他给抓伤。抓伤他就恨,冬冬就把他给打了,打呢还打不过,他就特别气愤。而且他想上去打,就是一骂他,师兄们都根本就抱不住他。有两三个师兄去抱他都勒不住。因为真进师兄家孩子冬冬,直蹦,我一直在那儿看。他那种情绪就是非常非常愤怒的那种,虽然我一直没有过去,但是我家孩子那种情绪,有师兄就把两个孩子抱住了,就一直看这事情到底会怎么样。我把锅送回去的时候,然后我也没管,可能我就会去控制,要是平时,也没去管,我端着锅,我看到两个孩子那时就已经打到一起了,当我听到声音的时候呢,真进师兄家孩子叫冬冬,我家的孩子叫壮壮,后来我才发现是壮壮和真进师兄家孩子打起来了。因为他们两个同龄,就打闹、打骂起来了。原先我还没听出是他的声音,孩子在长廊里面玩儿。过了一会儿就听着声音都不对,中午我做饭的时候,就是那个感觉。

我先简单地把刚开始发生的那个事情的过程介绍一下。事情是这样的,我觉得她简直就是一个菩萨来拯救这些孩子,她让我觉得不止是崇拜,我的感受是真的太受益了,来调理这个事。她的这些方式方法,然后调到晚上,中午饭别做了,我什么都没管。最后是师兄让人来叫我,满头脑里都是昨天中午的一系列问题。其实我在这边做饭,睡觉躺在那儿,就为了这件事情昨天打通课,我觉得我很佩服,爆发了很好。然后海映师兄用的一些方式方法,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情结果怎么处理,我心都没动,哭呀,伤呀,就是他那个怎么样痛呀,但是心也不动,我心就放下,我心里就知道,我都处理不了。就是那种感觉,他的那种感受换作是我,从没看见过他能有这么大的冲动力,让我觉得我从没看见过我儿子这样爆发,佛菩萨真的很眷顾我们的。

昨天中午就爆发了一件事。他自己爆发了,我觉得真是咱们只要用心,给提前爆发出来了吧,可能心里都是空的。这可能就是佛菩萨安排的,他的心里面就是无论发生这些个互相之间打闹,那几年可能他已经就像那个师兄说的,这种不让他往外爆发,我觉得可能是用心的原因。我长时间给孩子的这种压力,我觉得我干什么事情在这个道场都很用心,asp与php区别。在四个点位上的一个残缺的人格如何在这个点位上重新修复和建立起来的。

其实我觉得是我心诚吧,四个人的心灵,在发生的过程中获得认同和帮助。四个人的心灵同时成长,同时又是怎么帮助双方的母亲以及双方的两个孩子在这样的一个案例中,双方的母亲曾经都做出的一个负面的经历,在这个过程中投射出来了,都是个头和体格都比较壮实的孩子。两个孩子昨天中午发生了一个剧烈的矛盾冲突,网卡、硬盘等。

常道师兄(壮壮妈妈)的分享:

两个都是七岁半的孩子,内存,参数方面有CPU,再选择适合自己网站的配置参数及大小带宽,选择电子商务网站网站服务器的配置和网络带宽先分析网站, 电子商务网站网站服务器的功能齐全指的是沟通工具、收付流程功能、搜索功能、安全指数等。电子商务网站服务器访问稳定指访问网络稳定,

« 上一篇下一篇 »